订阅博客
收藏博客
微博分享
QQ空间分享

我迟到了

分类:黑白→平凡生活 时间:2008年12月7日 浏览:549次 评论:0条

        2008年12月3日早上,我光荣迟到。因为我要倒垃圾,这,当然是对老师说的。
        六点半,手机铃声响起,睡得太舒服,不起,手机没电。过会,估计时间差不多,翻身起床洗脸擦牙。搞定一切,在柜子拿几个饼干出门。
关上门的刹那,高三刺耳般的上课铃响起。此刻我意识到我迟到了。想到老班的模样,我万念俱焚。
        好在我心理承受能力过硬,短暂的失神过后,我恢复常态,所谓既来之则安之。但我还是疾步如飞地往课室狂奔而去,硕大的高三一角,在楼层的映衬下我犹如一只脱缰的疯狗。。。此时由于上衣口袋有饼干,裤袋有手机,担心会掉出来,三思过后放慢速度。
       课室出现在我的视野中,伴随课室的出现,老班的身影也出现在我的视野。我知道,这次栽定了,可我不到黄河心不死,我停下奔跑的脚步,慢步前行,等待时机,企图待老班进入办公室后不动声色地闪进课室,然后期待老班先前眼花,没看见我不在。
       十步,九步,八步,七……“小匠,你过来”在最后的几步中,被老班一扣回马枪杀个正着,他叫住我的名字,对我轻轻地招手,这时,我终于明白:许多努力是会白费的。
       我心如死水,紧张兮兮地紧跟老班的脚步踏进办公室。
      “你为什么迟到?”老班毫无新意地用问所有迟到学生惯用的问题。看着一脸皮笑肉不笑(我感觉)的老班,我面不红、气不喘,回答道:“我要倒垃圾。”(虽然当天我值日,但时间关系,那垃圾现在还躺在宿舍的某个角落)。老班表情不变:“倒垃圾可以早点起床个咯。”想得来我还不起啊?心中愤愤地想。
        我无言以对,双方陷入短暂的沉默中。。
      “你记得开班会课讲过什么吗?”老班率先打破沉默。我则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弄得不知所措。我无意识地把自己的双眼瞟向老班的双眼,心中暗语:还是那么阴深(据子解,同学中还没有能与他对视分钟以上者)
       其实,对于班会课上的东西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现在问我,我还真无法作答,但我不能说不知道,说不知道那意思可是说我把他的话当耳边风了,我没那勇气,那么只能对老班报以沉默了。老班良久没听见我的回答,也许以为我没听到,于是重复一次,我也只好重复沉默一次,再一次,我也再一次。
       我想这时候就算老班再白痴,也该知道我把他讲过的东西丢到西天去了。于是老班内心叹息(当然是我猜的)表面仍满脸笑容,替我回答道:“班会上讲了,迟到的要喊口号。”听完,我如梦初醒,班会上的记忆“荣归故里”,进而我不寒而栗。老班的笑容却不得了,比之前扩大一倍有余。
       我本欲豪气干云地回答老班:“喊就喊,我怕啥?!”但最终还是我的理智战胜了我的冲动,我不是怕当全班人喊口号,我是怕那口号本身。
       老班盯着我,看他那眼神,那笑容,大有洞悉我心,对我心理活动了如指掌,顿时我感觉狭小的办公室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空阔冷清。半响,不见我嘴角挪动,老班继续道:“给你三个选择,一个你去教室讲台对全班同学喊,二个在办公到对老师喊(不知道指他一个还是全部老师),第三个嘛,你帮我打个千字的文稿,”听完最后一个选择,我精神一震,但又转会想,老班是想给我一个台阶还是早有预谋?他是料定我会选第三个的。“你选哪个?”老班问,不用说,我肯定选第三个,一方面打字是我专长,另一方面我可真不想去喊那什么鸟口号,只有选它了。
       老班早料到我会选打文稿,没有表现出丝毫谅讶,仍然是那自始至终不普落下的笑容,平静地吐出几个字:“哦,选打文搞是吧!”我同样报以平静地“嗯”了一下,算是对他的回答。
然后老班让我自行回课室,我也巴不得早点走人,于是我回到课室平静地等待我的打字任务。
     我五分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