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博客
收藏博客
微博分享
QQ空间分享

流水账:清明硇洲岛之行

分类:黑白→平凡生活 时间:2012年4月9日 浏览:785次 评论:0条

清明节假期三天,本打算去海南旅游,但由于各种原因导致去不成。然后就跟舍友去了硇洲岛。当天很早就起床,天气阴暗,伴随小雨,略带丝丝凉意,这天气很适合清明节。

车站没有车直接到目的地,只能在路边等,一等便是一个小时,8点40多分,东南码头的车以超载的状态缓缓开来,等得不耐心的我们已不管车上已经人满为患,拼命挤上去,连站着的姿势都是弯曲的,所以一路上老盼着有人能到站下车,不再有人上来!每每看到远处的人群,就觉得紧张;还好司机知道赚钱的机会是无限的,安全是有限的,没有继续接客。

进入码头,搭乘水上bus的船过岛,本打算在“甲板”上一睹海上风采,滚滚波涛和它的英姿,但是不允许!坐了船才发现,就算当年曹操不把船连在一起,晕船的还是会输,虽然结果不会被火烧着那么惨。

船左右一晃一晃的,把我的内脏也搞得一晃一晃的,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晕船是很丢脸的,晕船晕到吐是很没面子的,为了避免这种惨绝人寰的场面出现,我想尽办法努力克服,最后发现当船晃过左边的时候,我把身子向右摆,当船晃过右边的时候,我把身子向左摆,竟然没有了那种要晕船的感觉,因此这一趟过得很愉快,就是一位在如此密封的船舱里吸烟,之后含着棒棒糖装帅的男子让我很不满,这烟真的很臭。

踏上硇洲岛的那一刻,心中幻想着这岛的美丽风情瞬间破灭,阳光、沙滩、美女都随风飘回对岸!

这里没有的士,没有公交,有的只是两轮摩托车和三轮摩托车,只能选择的仅仅是路口的那辆三摩,一路上表示此处与其家乡无异以此表达其对该岛憧憬的破灭以及失望之情。

第一个风景区到,偏僻的地方立着一块中间空了的墙,墙上写着“门票叁元”,看到这个“叁”字我就在想,为什么不用“三”而用“叁”?是地域文化的差异还是历史的遗留问题?抑或是突出地位之与不同的另类抒情手法?答案不得而知。墙的后面是一片沙滩,而波涛撞击石头发出的声音让我知道沙滩之后就是海。

大家共同向司机提供了一个疑问:这是后门吗?这是前门。对于这个回答我们出乎意料且大吃一惊。如果景象进入还要叁元门票。再见~
进入了下一个景区,悬崖的海岸。迎风眺望,小学作文中的一望无际的大海此刻正尽收眼底,遥远朦胧的海平线,广阔无垠。司机带我们到不高的悬崖的下面,走在黑黑的石头上,让我们找回了丝丝风景的感觉,也是在这个所谓的旅游区看见了数个游客,略感欣慰。

灯塔是硇洲岛焦点,这个灯塔充满期待。据介绍该处是当年法军侵占的地方,塔上的法语实文似乎是在为其证明,网上介绍该灯塔是世界三大灯塔之一,与好望角的那个齐名。可能因为我不是专业的,所以当我看到这个塔时,实在想不到它为什么能例之为世界三大灯塔之一,此塔都能列为世界三大灯塔之一,可想而知与其齐名的那个塔是如何。本要蹬塔眺望以感受其雄伟,但门锁着~~与塔相比,周围的几棵百年榕树更吸引我!

灯塔后面的园子里有一个墓,碑上的文字表明这是陈义的墓,据司机介绍陈义是一名老红军,原籍河南人,在此处看塔,这里还保存着陈义生前的办公室。墓里的香烛鲜花说明近几天应该有人来拜过。

看完灯塔该岛也没有什么值得去看,然后叫司机带我去找家便宜实惠的饭店。带去的第一家,首先卫生我实在不敢恭维,然后没有餐牌,也就是说多少钱老板说了算,看得出来司机和那个老板挺熟;第二家,虽然卫生依然不怎么样,但依然没有餐牌,多少钱也是老板说了算,但看得出来司机和那个老板不陌生;决定去吃快餐,快餐店很多人,吃快餐的位置已经没有,但吃小炒的地方还有,发现有餐牌,在此处司机拿了钱就走了,看得出来司机和这里的老板不熟悉。

水足饭饱后,乘坐货轮离开,货轮很慢,一般需要开车出岛或进岛的人坐,但很大,环境比之前的海上bus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也便宜3块钱,有电视、有纸牌,还能站在外面看风景,我们表示很满意。坐船过程中队伍中不忘研究讨论船的发动机以及排水相关东西,连带着周围的鱼船一同研究。

等回去的车和等来时的车一样,一样的痛苦与无奈,一样的痛恨与不满,一样的抗议与遣责。但回去的路程很顺畅,既没有拥挤就更不用说超载了,每个人都有座位,我们睡得很香,第二次醒来的时候回到了原点。